向治愈進發!

諾和諾德員工Jacob Sten Petersen,為追求治愈糖尿病已經努力了20年,但他卻遭遇了一次出乎意料的個人轉折。

在過去二十多年里,Jacob Sten Petersen曾經針對多種慢性病進行過研發,在此過程中為5種專利藥物做出過貢獻。但對于這位在醫藥科學部工作,負責監管諾和諾德糖尿病研究工作的生物化學家兼醫生來說,最牽動他心弦的,卻是不太常見的1型糖尿病患者的未滿足需求。

“特別讓我感到觸動的是,1型糖尿病患者一刻都無法從自身疾病中得到解脫。”Jacob表示。“這不是說其它慢性病患者的生活容易,但對于這些患者來說,尤其是對于兒童患者來說,他們對胰島素治療的依賴和這一疾病所需要的持續管理確實是一個重大負擔,而我也始終對幫助他們減輕這種負擔滿懷激情。”

確診之后……

盡管1型糖尿病是Jacob長期以來的動力之源,但在他完全沒有預料的情況下,命運之神卻讓這種負擔降臨到了他自己的生活中。2016年,在為治愈1型糖尿病而進行了20多年研發努力之后,他3歲的女兒Vita被確診患上了這種疾病。

“Vita的癥狀出現的如此平靜,毫無預兆,因此盡管我擁有相關醫療培訓背景和工作經歷,最初還是沒想到她會患上糖尿病。”Jacob回憶道。“我恐怕一輩子都忘不了我第一次給她檢測血糖的那個瞬間,從那個瞬間開始,我知道Vita的生活將增添無數挑戰,而這絕對會改變她的生命。”

Jacob是研發工作領導者、出版作家,并經常參與世界頂級糖尿病會議。但即便如此,在女兒確診1型糖尿病之后,他也經歷了跌宕起伏的適應和學習過程。

“我以為我對糖尿病患者的生活了解許多。”Jacob表示。“但事實上,在Vita確診之前,我并不真正了解慢性病患者的生活是怎樣的。現在,我們每天都要做出上百個決定,以幫助她控制血糖,確保她的安康。對我來說,這也真是前所未有的經歷了。

每日學習與更新目標

Vita確診1型糖尿病對Jacob及其家庭來說產生了巨大的沖擊,因為他們既需要從感情上接受這個事實,還需要調整日常的家庭生活,以適應Vita的疾病管理。但當塵埃落定,這個家庭適應了新的情況之后,Jacob對未來的展望也由悲觀茫然重新轉回了積極樂觀。

“我逐漸意識到,幫助 Vita與糖尿病共處是一個每天學習的過程,它能讓我了解糖尿病患者真實的需求。”Jacob思考著說道。“我的工作始終都很重要,但現在它又具有了全新的意義。Vita確診患病使我擁有了更為全面的視角,并使我開始感謝自己所擁有的技能;當我去上班時,我可以努力為使我女兒和與她一樣的患者擁有更好的未來而奮斗,對此我也充滿感恩。”

Jacob所憧憬的未來,包括能夠治愈1型糖尿病的療法——這是他和他諾和諾德的同事們自1998年以來就希望用干細胞療法做到的。通過20年的研究,和與康奈爾大學所進行的合作,這個團隊已經進展到了“概念驗證”階段,即他們已經可以用能夠產生胰島素的膠囊裝干細胞治愈嚙齒類動物的糖尿病。

“我很高興我們的努力終于開始結出果實了。”Jacob表示。“還有許多工作需要做,但我們希望我們能在幾年內啟動首個人類臨床試驗項目。”

但就像所有創新療法的研發工作一樣,通向成功之路布滿荊棘,而且沒有任何人能確保最后一定取得積極成果。但Jacob卻滿懷希望,并在暢想Vita未來無需對糖尿病進行每日管理的生活了。

“Vita今天5歲了。”他表示。“如果我們的研究能在15年內達成目標,她的1型糖尿病就能在20歲前被治愈。從個人角度,沒有什么能比實現這一目標更能激發我的動力了!”

足彩最好的投注方法